关于莆田

早便想写点什么,为许久未变的博客拂尘。首先想到的主题,便是宅家半年的感受。但如今我已远离故土,踏在福建的土地上,纵使在家中经历了再深刻的变化,此刻也无从谈起。

如果没有亲身经历,我永远想不到一个城市的夜晚可以是这般模样。莆田的昼夜交替,莫名让我想到了北京折叠。以晚上九点钟为分界,白天安逸静谧的小城开始充斥起摩滴的嘈杂。骑手们摩肩接踵,或载于车尾,或置于脚底,将不知道从哪儿拿到的阿迪耐克派送到不知道在哪儿的地方去。这场浩浩荡荡的运鞋狂欢通常要持续到晚上两三点。为了方便这些骑手,市政府甚至专门在路口设置了摩托车等待区。

小城里的人,安静而美好。在莆阳书房,喧闹的孩子向年轻母亲讨要高处的童话,俯首的青年在书籍中汲取不竭的知识。小吃店的掌柜淳朴而善良,小卖部的老板则向你诉说疫情给生活带来的艰辛。在烈日下打着伞的人们,虽一样的匆忙穿梭,但却比北京的人们少了不少疲惫,迎面走来的人,十有八九都面挂笑意。每当天色渐暗,实验室门口的市政府广场上,便涌进动感的广场舞大妈。伴随着唢呐窜天的咆哮,她们翩翩起舞,把最炫民族风的节奏送入我戴了耳机的耳朵中。偶尔,我会索性摘掉耳机,享受这月光之下的旋律,洗刷自己的头脑,看着屏幕上的代码,艳羡大妈们的快乐。

莆田城依山傍水,这使得它的道路极不平坦。第一次去莆田学院拿快递,我骑着这里的共享单车,跋山涉水。短短两公里的路程,却比我在北京骑车回清河还要更累。好在升降是相对的,当去的路途让人不断攀爬,回来的路上,一般就仅需刹闸了。平日里,我们会去市政府食堂吃饭。然而,市政府建在一座山上,这使得我们每天中午的用餐之旅,都变成一次艰难的试炼。而中午日常36度+的高温更是雪上加霜,每次成功到达食堂,我都会在心里默默竖起大拇指。

南方的食物,我终究没有吃惯。这里的招牌菜肴是海鲜卤面,而我首先就很难把里边的海鲜正常吃掉。大虾虽好吃,皮却太难剥,当它们被放在卤面里,真不知是该先吃面还是先剥皮。来到这里,最喜欢的反而是淮南牛肉汤,几片牛肉,配上米粉或面条,就可以让人吃得满头大汗,心满意足。在全国各地都有分店的沙县小吃,是我从来未曾光顾的地方。但来到它的家乡,无论如何也得尝试一下,最心水的便是无皮扁食。没有皮的馄饨,给我带来的是丸子汤般的快乐。

想来想去,也只能用“可爱”来形容南方的虫子。当连续三天晚上在宿舍发现直径十厘米的蜘蛛之后,我终于慢慢习惯身边有这些小宝贝儿共存的生活。硕大的蟑螂,舞动的蜘蛛,慢慢成了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些蜘蛛,虽面色可怖,但却并无毒素或害处,甚至还有抓捕劣虫之功效。我想,只要它不爬到我的蚊帐里边,一切都好说。大家以后,井水不犯河水,我睡我的床,你爬你的墙。

到了陈三星的故土之后,这个人变得越发活泼,每天都要从地球的另一边隔着时差过来找我吐槽两句最近的实验。有意无意地聊上两句,一天下来的生活也能变得别有滋味。开心的是,补了很多陈奕迅的粤语歌,感觉发现了宝藏;不开心的是,某天和柏天宇大吵一架,然后把他全线屏蔽关进了黑屋,还有熬夜看李培楠打比赛,结果却输给HeroMarine。

我想,不论身在何地,都不能停止向前的脚步。来了莆田,开了眼界,却不能丢了本心。学海无涯,身体也要强壮,未来仍需努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