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二〇一九

早就计划好了今天要写2019年的总结,结果等到双手放在键盘之上,却发现上半年的记忆似乎已经全部模糊。回头想想下半年,似乎也记不得什么重要的事,这一年,好像就真的匆匆忙忙,无所意义地过去了,这使我感到不安。

可能是经历了2018的波澜壮阔,在这一年里,我试图让自己过得不那么痛苦与自闭。然而,结果却让我感到更加不适:所有的东西似乎都进展的太过顺利,仿佛整个世界的天平都在向我倾斜。我想我是个幸运的可怜虫,因此我更加尽力地做完、做好自己规划好的每一件事。看起来每件事都做的不错,但每件事又都没做好。顺境中的我似乎有所退化,又或者我从来都没有进步过。

鞭炮声、孩子的吵闹声,这是我目前脑中仅存的关于今年春节的回忆。我依稀记得春节回家之前,在奶奶家调试代码,结果发现把105服务器的cpu线程全部占满的窘境,但它很快被我用接近半个小时的kill -9命令解决了。从回家到返校的这十天,我好像失去了记忆,我不记得爸妈是怎么打开家门迎接我们,我甚至不记得回家的交通方式,我不记得我在房间里干了些什么。这是我第一次丧失我的记忆,在之前,一年的任何一个时间段,我在做些什么事情,都会记得清清楚楚,这让我更加不安了。

接着就是本科生涯的最后四个月,我按部就班地做着实验、记录着结果、背着英语单词。实验最后倒是跑通了,结果却差强人意,雅思考试最后也被我搁置。用着差强人意的实验结果,我幻想能够发表一篇顶会短论文。这时的我和即将出发去美国的陈三星,天天合计着以后从事科研工作的种种场景。结果是他去了美国,做好了计划中的每一件事,而我却把计划全部丢掉了。总之,尽管自己知道这个毕设做的很差,但它却出乎意料的比大多数同学的毕业设计做的更加充分,我也因此得到了优秀毕设的奖励。但我不认为这并代表我比别人更好,而是因为大多数人都没有认真对待这个毕业设计。当然,论文投稿也并不顺利,三个三分评价宣告了我第一次学术投稿的失败(这倒是我唯一觉得听起来比较好的消息)。匆匆的实验,匆匆的答辩,匆匆的毕业。六月的我在离别时,没有感受到一丝的触动,看着朋友圈里此起彼伏的感叹和告别,我却沉浸在老友记中无法自拔。当我回过神来,才发现我已经几乎永远离开了生活了四年的地大。

但永远离开母校并没有让我感到任何的不适,我随即向老师请假回家学车,同时度过了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个暑假。每天早睡早起,按部就班的练车,练完车回家玩游戏,睡个午觉继续去练车,练完车回家继续玩游戏,玩累了就健身,健完身就看电影,接着洗澡睡觉。这简直是我成年之后度过的最为快乐、最毫无意义的两个月。那时我完全放飞了自我,这并不可怕,可到四个月之后的现在,自我好像也还没收回。

像之前的每一次升学一样,我很快就适应了新学校的生活。学习、上课、论文、助教,这些事情充斥着我的每一天。但我依然能够拿出周末的时间,或是出去和朋友吃顿大餐,或是打开向讯哥低价购买的ps4,玩几个小时游戏。同时,博士生的收入让我终于有能力吃自己想吃的东西,买自己想买的东西。这让人感到恐惧,我似乎回到了大二的夏天,每天晚上回到宿舍就在守望先锋,那一年给我带来的是几近挂科和几乎失去保研名额的惩罚。相似的是,这半年的学习也不尽如人意,统计模式识别的困难重重和考试不佳,ACL论文代码的加急撰写,都让人焦头烂额。在自己能充分利用的时间里,我感觉自己经尽了全力,但理性却告诉我,我在闲暇时刻的拖延间接导致了最终工作时间的缩短。在九月中旬,爷爷的眼睛病到了必须要处理的程度,于是手术挖出了一个眼球。但那段时间我除了陪伴,也没有付出太多的精力,父母、叔叔、姑姑,他们把这些事处理的很好。此外,这半年,父亲的情况让人欣慰。他积极锻炼身体,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时不时给我发来问候。最后值得一提的是,我在1112交到了一群好朋友,每周二的组会,每次去实验室,都让我感受到久违的家的感觉。

写到这里,才发现不知道该如何收尾了。是我太矫情了么?太过艰难也让我不安,太过顺利也让我不安,但不知为何,2018年过完,我对自己却十分满意。那一年对我来说真的是忙碌的一年,但2019年,我却放松了许多,这让我感到恐惧。每天都在忙着似乎很忙的事情,但更多的时候是骗骗自己,看着身边努力的人,不自觉的感到了惭愧。快乐的日子在今年所占得比例,实在是太过巨大了。人每天都要以快乐的心态去做事,但快乐的时间太长意味着正事的时间太短。我感觉自己也没什么可狡辩的,我确实懈怠了,懈怠于安逸的生活之中,丧失了前进的斗志。同时,研究生入学之后,过去熟识的人,渐渐走到了不同的人生轨道,而自己的参照物和榜样渐渐变少,前方似乎只剩下了自己去闯,这更加剧了自己的懈怠和不安。

如果之前的内容没让你感受到我今年有多么松懈,那么就用我干的所有闲事作为这次回顾的结束吧。

上半年,冯若晨和柏天宇各来北京找了我玩了一次,冯若晨似乎是春节之前过来的?因为我依稀记得我和他一起去了湖面结冰的颐和园和只有猴子好玩的北京动物园,同时去了我上半年唯一去的一次KTV;柏天宇来北京则是满足了我一直以来的夙愿,我们一块去跟随嘉浩哥的脚步,观看了复仇者联盟4的黄金位置首映,我依然记得那天凌晨五点的“hail hydra”,带他玩了几天switch。接着我就以超低价格购买了apple watch。开学后,刘子涵我俩也去找了崔建辉一次,感谢崔总的烤串和啤酒。

在毕业结束之后,在嘉浩哥的带领下去他的故乡苏州游玩了约一个礼拜,感受了南方的风景和美食。在游戏方面,我玩了一半猎魔人3,一半生化危机2重置版,通关了美国末日,接近通关了荒野大镖客和只狼,在动画方面,除了暑假看的那些之外,研究生入学之后又看了命运石之门。小说读了《猎魔人》全集、王小波的《黄金时代》、《三十而立》、《似水流年》和《围城》的前五章。**在ACL截稿之后,我几乎没有刻意的减肥和运动,体重就掉到了127。**另外,今年李培楠挺进了WCS世界总决赛,那几天的比赛看得我着实激动。

这篇回顾,尽管我尽力写的有条有理,但今年就没有有条理的做过几件事。现在,我坐在实验室的椅子上,在竭力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在本该集中精力,继续努力,准备待办事项中的几件正事的时候,脑中却只有上午游玩结束的荒野大镖客结局所给我带来的震撼与不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