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珍重

伴随着些许队伍的相继起身,二〇一七年度中国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总决赛戛然而止。“没了没了”,我这样对身边仍在甄别着错误输出的STay说着。看着队伍名牌上排列不齐的四个气球,我想是时候离开了。

 是的,从今天开始,进入地大ACM队一年半的我,就要正式退役了。

我知道,嘴上说着“无所谓”、“已经达到目的”的STay,心里还是有一丝不甘的。回想组队之初,他的愿景远远不止于此,但自己在这半年之间的表现着实差强人意,虽不是仍未及格,但远未及优秀。每念至此,心中总有一股愧歉无法消散。

我向来不吝于任何对于STay赞美的言辞,对于一个在过去的半年里给予你无限帮助的队长和朋友,你很难不做到这一点。我仍然记得每一句善意的提醒,每一次赛后的总结。这个人能一针见血的指出你身上存在的问题,是因为他真的希望你能够提高;这个人让一个凡事先问其他人的重度伸手党养成了遇到问题先思考再搜索,最后提问的习惯;这个人不愿直接告诉你答案,可能并不是他不乐于助人,只是他习惯于去引导而不是搀扶周围的人。比我年长一个月的萌学弟Bocity也是如此,跟他相处真的很舒服,一起打比赛也会有很安心的感觉,在自己负责的领域里,实力也非常强,只是运气比较差,在广西的十点半叫了一份凌晨一点半送到的外卖^_^。我有时候说话会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每次话说出口,Bocity都不会记仇。缘分让我们遇到一起,感谢两位队友对自己的包容、鼓励和帮助,你们在明年还将继续奋战一个赛季,祝愿你们能够再创佳绩。

和自己同级的同学,14级的学长学姐和16级的学弟们,通过ACM与你们的相遇是我今后的人生中最不可磨灭的一笔财富。感谢你们对我这个实验室噪声源头的包容和帮助。尤其是讯哥,这个人给我起了我上大学之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外号,既然你这么相信我是毒奶,那我就祝你接下来的考试门门上不了九十,最终保研失败吧^_^。

从正式组队到今天大概九个月,四分之三年眨眼间就过去了。从组队前的半放弃状态到重整旗鼓,从组队赛的初出茅庐到多校训练的惊心动魄,我们经历过一题未出的绝望,也经历过连过数题的兴奋,真正踏上区域赛现场的时候,心中反而多了一丝平淡。即便如此,当在哈尔滨听到队名被念出的时候,在青岛后缀数组O(nlog2n)的算法返回YES的时候,在广西站连过三题,从铁牌区窜升至银牌区时,我们仍然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抑或是突然站起,抑或是大声叫出来,最尴尬一次是两个人激动的开始握手————这种时候,脑海中就只剩一个念头:“参与ACM竞赛,真好。”

在从哈尔滨返程的火车上,久久不能入睡,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因为想事情睡不着觉了。DFS-556的成员自此分道扬镳,人生如此,有聚便有分,ACM带给我的太多太多,罗列出来怕是要再写一千字。我想我会带着这份收获继续努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愿我们都能朝着各自的目标激荡前行。

望珍重。

2017年12月4日凌晨一点

于T48次列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